HIV 阳性医护人员全力抗击肆虐非洲的艾滋病

本帖由 News2018-12-04 发布。版面名称:苹果新闻 Apple News

  1. News

    News 本科生

    注册:
    2010-11-01
    帖子:
    2,499
    HIV 阳性医护人员全力抗击肆虐非洲的艾滋病
    Dotty Nyambok 是肯尼亚内罗毕 Embakasi 医疗中心的一名 HIV 咨询顾问。当她的患者名单写到一半时,两个女孩走进了她的帐篷。
    18 岁的 Helima 来到这里,因为她怀疑自己从男朋友那里感染了 HIV,她的朋友 Winny 陪她一起来就诊。
    Dotty 开始例行的一套流程:她打开一根消过毒的针,扎了一下 Helima 的手指,把血滴在试纸上,然后设置好定时器。15:00,14:59,14:58……
    在等待的时候,Dotty 问 Helima 如果检测呈阳性,她会怎么想。Helima 坚定地回答,她会死的。
    这时,Dotty 分享了她自己的一些经历。通常,当她感觉到某人迫切需要善意和希望的时候,她就会透露这些信息。
    “我的 HIV 检测结果就是阳性,”Dotty 说道:“所以如果你感染了 HIV,你会继续生活下去,因为你可以接受药物治疗。”
    Embakasi 的帐篷内,两个女孩的脸上浮现出惊讶、羞涩的笑容。自 2012 年起,Apple 通过与(RED) 合作,一直为这家机构的 HIV 治疗服务提供支持。
    自 Bono 和 Bobby Shriver 共同创立 (RED) 以来,迄今已筹得 6 亿美元,用于支持抗击艾滋病、结核病和疟疾全球基金,其中 2 亿美元来自于与其最大企业捐助者 Apple 的合作。
    去年,肯尼亚新增 53,000 例 HIV 感染患者。年轻女性的感染人数是年轻男性的两倍。尽管这些数字看起来很高,但与几年前相比已经有了巨大的进步。
    2000 年,肯尼亚成年人 HIV 呈阳性的比例达到 9.3%,这是个让人震惊的数字。与此同时,由于药品供应短缺,世界卫生组织规定,只有在患者的 CD4 (一个用于衡量免疫系统健康状况的指标) 计数低于非常低的水平时,才能使用挽救生命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 (ARV)。这意味着患者必须非常虚弱时才能使用 ARV,对许多人来说,已经为时太晚。
    5:27,5:26,5:25……
    2007 年,19 岁的 Dotty 发现自己怀孕了,在当时这种糟糕的情况屡见不鲜。在一次产前检查时,医生告诉 Dotty 她的 HIV 检测呈阳性,并让她去两小时路程外的一家诊所进行治疗。没有心理疏导,没有同情,没有后续行动,什么都没有。
    这段经历给她留下了巨大的心理创伤,她拒绝接受现实。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她的状况,也没有寻求治疗。
    Dotty 的儿子生下来仅六周,就死在了她的怀里。他被装进一个能找到的最小“棺材”——食用油盒里埋葬了。
    几个月后,Dotty 来到了 Embakasi 医疗中心。
    自 2002 年开始接受全球基金的援助以来,肯尼亚和其他七个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建立了数千个设施,Embakasi 医疗中心便是其中之一。
    在全球基金的援助下,非洲的 HIV 治疗状况得到了显著改善,1750 万人在发现检测结果呈阳性后便立即开始使用 ARV。结果,自 2000 年以来,肯尼亚的新增 HIV 感染病例下降了 52%。截至去年,肯尼亚成年人 HIV 呈阳性的比例仅为 4.8%。
    “我决定做心理咨询工作,我希望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再也不会重演。”
    2009 年,Embakasi 专门为 HIV 患者开设了一个综合护理诊所 (CCC) 来分发 ARV,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全球基金的资助。
    “全球基金和 (RED) 对 HIV 阳性患者的生活有着巨大的影响。”Embakasi 医疗中心负责人 Robina Anene Muli 表示:“尤其是在检测试剂盒、ARV 和其他药品方面,他们为我们提供了 80% 的供应品和资金。”
    3:13,3:12,3:11……
    在来到 Embakasi 的第一年,Dotty 被介绍给“Mentor Mother”(母亲导师),这是一群 HIV 呈阳性、服用 ARV 后生下 HIV 隐性婴儿的同伴教育者。成立 Mentor Mother 是 CCC 扩展计划的一部分,由全球基金资助。
    经过数月的治疗后,Dotty 发现自己再次怀孕了。
    2009 年 11 月 7 日,Dotty 生下一个健康的男婴。“现在我有了活下去的理由,” 她说,“是 Morgan,他救了我的命。”
    Morgan 六个月大的时候,Dotty 申请加入了 Embakasi 的 Mentor Mother。
    “我决定做心理咨询工作,我希望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再也不会重演。”Dotty 说道,“我期待着打开患者的心扉,我想让他们明白,我与他们同在。”
    在许多设施中,像 Dotty 这样的 HIV 阳性同伴教育者正在改变着人们对待 HIV 的方式。
    “在成效显著的 HIV 治疗项目中,同伴教育者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。” (RED) 首席影响官 Luisa Engel 表示,“他们的工作可确保将拯救生命的信息传递给最需要的人,同时他们还在对抗污名和羞辱方面扮演着重要的角色。”
    三年前,Dotty 开始了新工作,担任 HIV 检测顾问。有时她会在患者面前做 HIV 检测,以证明自己感染了病毒,并向他们展示即使有感染也完全能够过一种积极向上、丰富充实的生活。
    “我想改变人们对 HIV 的看法,”Dotty 说,“这也是我公开自己的身份时希望做到的。”
    :03,:02,:01……
    让我们回到 Dotty 的帐篷中,Helima 的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。Dotty 把试纸放在阳性结果和阴性结果样本之间。
    “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,它表示什么?”Dotty 问到。
    “阴性。” Helima 答道。一瞬间,所有的紧张和不安都烟消云散了。在讨论了如何保护自己之后,Dotty 热情地和姑娘们道别。
    那天晚上,Dotty 在回家的路上顺手买了些肉,然后回到与 9 岁儿子 Morgan 居住的单间公寓,开始在电炉上做晚饭。
    晚饭后,准确地说是晚上 7:58,Dotty 的手机闹铃响了。这标志着他们要开始每天晚上例行的程序了。自两年前 Morgan 长大到足以理解妈妈的病情时,这个程序每天都准时上演。
    Morgan 走到小碗柜前,取出一瓶 ARV,小心翼翼地倒出一粒,递给妈妈,让她就着水吞下去。
    这些故事就发生在非洲抗击艾滋病的前线。这场“战争”的胜利,最终依靠的是我们每一次爱心传递和每一个善举。
    媒介垂询
    Apple 媒体联络,[email protected],400-010-8002

    查看更多...